医患纠纷何时了

(本文转载自网络)

 我是感冒病毒,出现频率极高的病毒之一,但是我杀伤力真的很低。不管我寄宿在宿主身上多久,只要宿主去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,我就得迅速滚蛋。
  虽然我出现的频率高,但是在病毒界,我的地位却很低,常常有大佬横空出世,杀的我猝不及防。我对白大褂头疼不已,白大褂却对大佬头疼不已。
  就我知道的大佬,有天花SARS禽流感等等等等。他们太厉害了,在他们风头正盛的那个时代,我只配当跳板。
  我和发烧病毒是老朋友了,常常在被大佬需要的场合出现。其实我俩就是探路的,先让宿主咳咳嗽发发热,降低白大褂的戒心,再由大佬出场,一击制胜。
  别说,效果极好。我们不仅干掉不少宿主,甚至不少白大褂都中了招。那段时间几乎人人自危,大佬在病毒界可以说是家喻户晓。
  就拿SARS来说吧。他刚出现的那段时间,不知道哪来的谣言,白醋的价高到离谱还被一抢而空,逗的我们不行。他们的医院人满为患,躺着的不止普通人,还有不少白大褂。病毒界欢欣鼓舞,为SARS喝彩。
  可惜好景不长。总有白大褂坚持不懈地想驱逐SARS。而不知是什么原因,SARS很快退场,再也没激起任何浪花。病毒界一时轰动,通通把矛头指向那些对抗SARS的白大褂,他们被放在病毒界的街头循环放映。我盯着第一张图片上的中年白大褂,怎么看他的笑脸怎么碍眼。
还有禽流感。他简直是病毒界的偶像,出名早,伤害高,又低调。禽流感并不经常出手,但只要他想,就很少失手。要不是总有白大褂费尽心思地赶走他,他也不至于这样无用武之地。
  
病毒界更新换代速度极快,常常是一个病毒刚兴起,就很快被白大褂打压下去。街头放映出的白大褂,一个比一个年轻,一个比一个朝气。我们恨得咬牙切齿,却无能为力。
  
  前不久,有病毒从医院回来,摇头晃脑道:我觉得我们没有人类厉害。
  有病毒不服,问为什么。
  回来的病毒说反问:我们需要一段时间杀人,但人类只需要一把刀,你说呢?
  我忍不住插嘴:那个人类身上有我们的兄弟?
  回来的病毒看了我一眼:没有。
  我讶异:没病还发疯。
  
  我前两天刚醒,就被匆匆赶来的发烧拉了起来。他拉着我跑得满面红光,我踉踉跄跄地被拉着跑,上气不接下气地问出了什么事,发烧兴奋道:有新人,特别强!快走!
  我赶到现场,有个神似SARS的小年轻神色轻松又张扬,看见我们来,手一指,示意我们打头阵。
  我迅速地向他指的方向出发,等到了宿主身上,一抬头,发现近在咫尺,一脸严肃满头白发的白大褂十分眼熟。
  发烧压低声音问我:这是不是SARS那会的?
  我猛地反应过来:是他!不是,他这都多大岁数了,怎么还在这?
  发烧的声音有些讶异:你不知道?年轻的被砍了啊。

(内容源自B站)